行业资讯

二三线城市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最缺啥?最烦啥?政府与园区如何服务到关键处?

3月28日,无锡召开“东方硅谷”集成电路人才发展战略高峰论坛。IC咖啡创始人胡运旺先生受邀发表题为《“胡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最需要的关键人才》的演讲,以下内容根据胡先生的演讲整理而成,有删减增补。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集成电路产业的朋友们,下午好!

我是胡运旺,姓胡,很高兴有机会在此“胡说”一下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人才问题。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在2001年创业KT人才公司,专注集成电路有关中高级人才猎寻,积累了超过10万的IC人才资源;2007年开始每年到全国多家高校做“IC产业与职业规划”公益讲座,号召更多学生加入IC产业;2011年底牵头策划IC咖啡,联合全国全球近300位IC产业链上下游热心老总高管,共同组建了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促进平台——IC咖啡。我喜欢找人喝咖啡、聊天,面聊过5000芯片人,听过100家IC创业公司故事。目前全职做IC产业服务、创业服务与IC天使投资。我经常讲IC行业与IC创业,是一个为IC产业摇旗呐喊的外行,今天讲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指正!

因为集成电路的制造、设备与材料是国家最应该重点关心的事情。国家重点投入的事情,轮不到我来操心,所以我只说集成电路设计业的问题,是要是人才问题及生态问题。

今天这大会在无锡开,因此我先说说无锡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人才问题。

无锡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大大小小上百家,做大做强的没多少家,绝大部分不大不强。为啥不大不强?主要原因应该都是人的问题,核心层瘸腿的问题。高科技公司要健康发展,必须要两条腿走路,一个是研发创新,一个是市场销售,缺了一条腿或瘸了一条腿,公司都跑不快发展不好。当今是一个健康人都必须拼命向前跑的时代,瘸着一条腿跑,必然会落后或被淘汰。企业瘸腿了,自然就不可能做得大做得强了。

“瘸腿企业”主要有两类:

第一类是以华晶工厂及华晶双极所的工作背景为代表的无锡本土设计企业。这样背景的企业有什么特点呢?大部分的公司都有一定的销售额,局限在中低端的芯片,毛利较低,这跟技术积累的背景紧密相关。这类公司非常需要增加海归技术高手加入核心研发团队。

这类公司的老板,当然也想找芯片设计高人加入,但难度非常大。一是许多海归看不起本土公司,觉得自己当年是名牌大学高学历学霸,现在自己技术又这么牛,不愿意在本土老板手下做事;二是目前的各种“领军人才”政策的诱惑。

“领军人才”政策主要针对的都是有海外学历、在世界大公司工作过的高级人才,有个标准就是他们得担任企业法人和大股东,还得30%以上股份。这是“逼”着海归自己做老板去!当老板同时还有各种的名和利,自然就不会选择去本土公司打工。如果不当CEO而去当技术总监或CTO,这就无法评上“领军人才”,享受不了有关政策。所以无锡本土企业想找一个海外技术大牛加入,很难!

“领军人才”计划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张飞、关羽都不想跟着刘备干了,都去评“领军人才”当CEO去了。诸葛亮也会对刘备说“对不起啊主公,我要收回我的隆中对,我要拿着它去创业,自己去做CEO了,让别人也叫我主公。”

“领军人才”政策的条件引导所致,海外技术人才去做CEO,但技术高手不等于管理高手,技术高手转型直接就做管理做CEO成功的比例其实不高。技术高手讲究的是专、精、深,拼的是智商与技术经验;CEO讲究的是广、多、快,确切地说就是人脉广、资源多、反应快,拼的是情商和财商及管理智慧与商业经验。举个无锡的例子,无锡某一年的高考状元,去美国读了很牛的学校,在美国顶级公司工作过很多年,回无锡创办了一家公司,某国资投资公司还投了这个项目,结果公司运营得非常不好,弄得这国资投资公司很头大。事实证明了他不适合做CEO,可能做CTO更适合吧。

我认为,只有小部分海归技术高手可以成功转型做CEO,绝大部分技术高手做研发总监CTO就够了,甚至只适合当首席科学家,不太适合做CEO的。

第二类是530等政策吸引的海归创业企业。它们大都是由芯片设计资深人士回国创立,能做出性能不错的产品,但大部分的公司销售一直打不来局面。这类公司需要本土资深市场或销售做核心团队合伙人。

作为海归技术创业者,他们一部分缺少国内的市场销售的朋友,没法邀请到合适的朋友加入来负责市场销售一起合伙创业;一部分人认为只要做出最先进的芯片,就一定卖得掉,因此对销售的重视度非常不够,甚至就自己兼任销售副总了。当然还有一些是只管埋头研发,不重视或不懂如何去招募一个销售副总,瘸着一条腿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

再举个例子,6年前,一个美国博士,也是在美国大公司做芯片设计20来年回来创业的老总,通过一个朋友来找我,让我给他找芯片设计工程师。他创业三年多了,已经做出几颗芯片。我问他销售额如何了,他说还没销售额。我问他销售负责人有没,他说有个销售经理在负责。我问他啥背景,他说是邻居介绍给他的,一个做IT软件研发的,不想写代码想转销售,他觉得不错就让他来负责销售了。我立刻告诉他不应该急着找芯片设计工程师,而应该找的是芯片销售方面的副总或者总监,给股份做合伙人一起创业。然而,他还是坚持要我先给他找芯片设计工程师。这个公司的结局,大家应该都能想到吧。

一个国内中小公司的发展,如果不能快速转换成销售和市场份额,那么作为一个高投入预期高产出的行业,它很难得到发展的空间。不但自身发展受限制,政府也很难光明正大的扶持。一个做不出销售额和占有市场份额的所谓高端产品,是没有实际商业价值的。

“对症制药”主要有两副:

解决方法1——增加技术和市场高级人才政策/增加中级人才政策

我建议增加一个技术高级人才政策,只是比领军人才政策弱了一点,但也是还可以接受的,那些海归技术人才就不必华山一条道必须去创业做老大,可能更愿意跟着“本土刘备”干了。这样的技术高级人才政策需要一定程度上满足很多海归技术高手对于名和利的心理需求。

另一方面,我们之所以会有领军人才政策,是因为我们对技术高级人才的重视,但是我们对市场销售高级人才却太不重视。市场销售弱了也是瘸腿的嘛,因此也配套一个市场销售高级人才政策,比如,公司招一个市场副总,政府也给对应的人才配套优惠政策,从而吸引优秀的市场销售人加入到创业企业去做老二老三。

我跟一些530政策引进的创业CEO交流过,他们抱怨最多的是招不到经理级别的人才,大事、小事、屁事、破事都得自己管,烦死,累死。一个将军,如果没有排长、连长,该如何打仗?但“排长”“连长”这类中级人才是最容易让政策忽略的,我建议要增加一个中级人才政策。2008年左右,我给无锡IC基地的老总就建议应该猎一些毕业5年以上的去无锡做经理、做骨干,政府部门可以针对这类中级人才制定人才政策,可惜当时政策制定不下去。

目前我们的人才政策,主要是针对最顶尖的领军人才,然后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现在非常需要增加企业核心层(副总、总监)及骨干层(经理)这两类人才的政策,以促进无锡集成电路企业组织架构与人才配置更加合理,促进企业的顺利成长。

解决方法2——政府补贴特殊招聘费用,鼓励企业使用猎头服务

优秀的人才不缺工作机会,特别是朝阳中的集成电路行业,而且他们更愿意在北上深工作。因此在无锡,正常的招聘途径,是很难招到优秀的集成电路人才的,这就需要运用中高级人才招聘的主要途径猎头服务。然而,本土企业很少有使用猎头服务的消费习惯,不舍得出猎头费用。如果招不到合适的,一般会降低标准来解决;如果不降低标准,则花费更长的招聘时间。这就严重影响项目质量与进度,影响企业发展。许多海归企业对招聘途径都不了解,自然也很少用猎头去解决招聘难题。

既然政府也明白优秀人才是企业最最重要的资源,那政府可以想办法帮助企业尽快获得这最最重要的资源,这就是在最最重要的方面帮助到了企业。那么,出个补贴猎头费用的政策,鼓励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委托猎头公司去猎寻高级人才,培养他们使用猎头招高级人才的习惯。这里声明一下,我不是给我自己的猎头公司代言,我的猎头公司KT咨询目前订单很满,主要就北上深芯片有关客户,二线城市一般不接单的,除非是我非常看好的或我投资的公司。

只有优秀的人才到位,及时地到位,才能让企业顺利成长!!因此,政府出的政策、给的补贴,一部分用到高级人才这里才是用到了“刀刃”上!人是第一资源,人才到位了,两条腿跑的一样快,企业就顺了,就强壮了。

为什么招聘排长、连长还要用猎头公司呢?在芯片行业的排长连长(可以胜任经理的)都是硕士毕业五六年、甚至是七八年以上的,收入已经不低,他们在一线城市找个好工作也很容易。因此我建议无锡政府也通过补贴猎头费用帮助无锡企业及时招到经理级的骨干人才。

说完无锡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问题,回到我今天的主题“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最需要的关键人才”来。集成电路产业的主角是集成电路企业,今天来参会的政府、园区、协会、高校及投资等嘉宾,和IC咖啡一样,都是为服务集成电路企业,促进集成电路企业更好发展而来的。既然主角是集成电路企业,我又重点关心集成电路设计企业,那我们分析一下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老板最烦的是什么,帮老板们解决了最烦的事情,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服务,就是促进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发展了。

老胡跟上百个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老总喝过咖啡交流过,总结一下他们最烦的事,主要有如下:

1. 后面该做什么产品(市场与产品需求信息)?太难的技术储备不够、太简单的容易被抄袭、太大的钱不够、太小的投资方不同意、太高的市场不知道、太低的已经白菜价……如果有个技术市场产品定义的帮手就好多了!

2. Delay又Delay!(产品定义能力、企业产品管理能力、制造封测的工程运营能力)芯片从市场调研到产品定义到架构到设计,再到流片、封测、做DEMO板,然后推向市场,这么多环节,总有些扯皮事,总是有意外,总会Delay又Delay,总担心错过时间窗口。有一个产品管理线人才的帮手就好多了!

3. 做不出或做不好!(研发人员需求,现有培育工程师体系的问题)需技术研发高手。

4. 卖不好或卖不掉!(不重视市场渠道和营销能力的问题)需要销售高手。

5. 钱不够用了!(产业融资需要更多懂产业和愿意投资早中期项目的资本)需要融资的帮手。

这五种烦恼,其实都是人的问题,中高级人才的问题。

如果前四类中高级人才到位,就能解决大部分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老板的最烦的事,老板就不烦了,说明企业开始顺了!

这样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核心与骨干团队比较完整且分工合理,因此各种投资机构就会更加看好,纷纷找上门来希望投资,第五个烦自然就容易解决了。企业有钱了自然会安心地去研发,然后问市场要钱,不再盯着政府与园区寻求各种政策各种补贴了。

所以,我建议不仅是无锡,全国各地真正重视集成电路产业的政府与园区,要真心想服务好集成电路企业,要真正地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就要真正帮企业解决中高级人才问题,给中高级人才政策,给招聘费用(猎头费用)补贴。帮助解决集成电路企业老总最烦的事,就最大程度地帮助到企业,就促进企业发展了。这就是出小钱抓重点,办了关键的事。

其实,最让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老板烦的,是上中下游的资源在哪里的问题,是上中下游的各种伙伴的合作问题。

比如:EDA公司、IP公司、Fab的产能与良率,封测的品质与交期、代理商是否真心努力帮推广芯片,客户是否能下订单,能否多下订单,这才是CEO最烦的事情。如何才能搞定上、中、下游的伙伴?这也是体现为生态环境的问题,有没有一个互利合作的产业交流合作氛围,能不能有人帮助链接这些资源,链接的人是不是有预设立场,能不能中立的为产业服务?这些都是一个区域发展要考虑的。我们可以依托如华为海思等大企业为核心设立生态,但真正在产业具有影响力的城市,恰恰需要这种中立生态链接者,他们提供给中小企业和政府的服务,但他们不去和产业链内部企业直接竞争,他们看似产值不大,但他们的价值远远大于一般企业。如果一个企业的主要业务和行业里的公司是竞争关系,破坏行业的信任和价值体系,除非他具有独立支撑行业的能力,否则还没有谁能真正帮助行业。生态是最大的产业优化需求,中立第三方是生态服务者最大的原则。

要搞定上中下游的伙伴,当然首先得技术强、品质高、价格好、服务优,这是硬功夫。软功夫呢?就是上下游朋友多,朋友多了路好走!朋友要多,那就得融入产业链上下游的生态之中,获得上中下游的朋友们的支持,才能路好走。任正非说“一杯咖啡吸收宇宙的能量”,意思就是鼓励高阶管理者出去交朋友,去交流碰撞,去融入生态。内地的集成电路企业高管更需要主动走出去“喝咖啡”,去寻找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寻找生态力量的支持。

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技术门槛高、技术环节多、产业链很长很复杂,上、中、下游的分布在全国各地与全球各地的,这是一个典型的全球化的产业。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覆盖集成电路的所有环节,国际化是全球集成电路产业的大趋势。因此任何国家也不能封闭起来搞所谓的产业链完整生态、一个国家不能,一个地区更不能。台湾的集成电路产业很强,我们用台湾来举例,台湾的集成电路产业链就完整了吗?台积电就买台湾的设备?就给台湾的芯片企业流片?MTK就买台湾的EDA工具?MTK的芯片就卖给台湾的手机厂商?那台积电与MTK会怎么样?

以台湾那么强的集成电路产业,都没法建立独立完整的生态。但国内总有一些地区甚至一个园区想独自建立完整的上下游生态链,这是完全不可能的。西安引进三星时,有报道就称西安建立了完整的集成电路生态链,这显然是不正确的。因为西安三星是不可能给西安的芯片设计企业流片的。也有地方重金引入芯片设计服务企业等,其实他们对当地的生态作用很小的,完全不值得那样的重金,因为没法真正带动当地的产业生态的。还有引入一些没有任何集成电路资源的孵化器,这能对当地的集成电路企业啥帮助呢?

既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国各地全球各地的产业链大生态中,那我们就不能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园区一个城市,而要主动去链接全国各地、链接全球各地,就必须融入一个全国全球的生态平台中去,去寻求生态力量的支持。

为什么要反复说寻找生态力量的支持呢?因为生态才是最大的力量。我们知道PC时代,英特尔为王;但移动时代,ARM,一个比intel小了很多很多的公司,依靠生态的支持,把英特尔弄得非常狼狈。

我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谈一下为啥说生态才是最大的力量。我们国家的扶贫工作,以前我们习惯是给钱给钱再给钱,但发现许多贫穷的人呢,有了钱就去吃肉,喝酒,甚至打牌赌博,并没有脱贫变富。我们发现只给钱这办法不够好,我们还需要给他一些新的思想,一些发财致富的方法,因此安排干部下乡、安排大学生村官,但发现还是不够,消灭贫穷的压力还是很大。现在很多地方在搞三通,我觉得对扶贫工作价值最大。第一个是通路,路通了里面的人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可以进来跟他们交流。第二个通电,可以看电视,了解天下的变化,改变一些人的思想。第三个通,也是最关键的,是通网,网络通了,就可以跟全国各地全球各地互动起来。这个是最关键的一招,他们接入了互联网的世界,和整个现代社会的生态连接起来了,会发生各种需与求的对接。

我今年春节回四川,我一个亲戚是青川县的,一个大山里面。他说他们那山里有很多非常棒的山珍。我太太就想,能不能弄到上海来销售啊?我亲戚就在那里笑,说他们那里已经有很多电商了,啥山珍在上海都一样可以买到。大家看,这就是通网的结果,他们跟这个世界联动起来,各种需求对接起来了,大山深处的山珍就可以卖得一个好价钱,山里人就可以更好地靠山吃山致富了。这个社会的生态力量可以让他们脱贫了!

扶贫有三部曲,同样扶持集成电路产业也有三部曲。第一步是给钱给钱再给钱,给了很多钱,发现许多企业习惯靠政策而活,甚至拿了钱去打价格战,并没有真正去创新去向市场要效益。扶持产业靠给钱这一招不够的。那么第二步,我们就要给他思想,给他一些企业成长的新的方法与思维,那就要帮他们引入特殊的人才,我刚才已经谈了如何帮助他们引入中高级人才。但还是不够,我觉得必须有第三点,帮他们接入全国、全球的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接入全国、全球的集成电路生态平台中,借助生态的力量,才能真正的帮助到他们。

生态的力量,体现在上中下游的各种顺畅的合作中。而要发生合作,首先得对接上。产业链生态资源的顺畅对接,可以为企业在寻找资源、筛选资源、获得相互信任等方面节约大量的时间。节约时间最重要,因为时间是企业最大的成本。

我讲讲我曾经做过的一些资源对接工作:

1.一家公司要找某种IP用了一周多时间,我用十分钟就帮他对接上;

2.某公司一个技术问题卡了半个月,我推荐一个高手晚上去该公司帮研究了一个小时就搞定;

3.某公司找一个特殊的测试设备找了一个半月没找到,芯片流片回来了硬生生停了一个半月,我半小时帮他对接上;

4.一公司芯片出来了半年都没有design in,原因是他找的代理商不对口,找不到合适的用户,我用半小时就帮他对接了两个很对口的中小代理商,一周左右就开始design in;

5.一个投资公司想投一个项目,对项目中有几个数据有疑问但没途径去确认,我用两个小时问了十来个人,确认了里面有几个关键数据作假……

大家看看上面这些案例,帮他们省了多少时间?提高了多少效率?

光老胡一个人就平均每周会拉三十多个群,帮对接各种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可能大家觉得不就是拉个群么,拉个群算啥事呢?但大家好好看看,我帮那些企业省了多少时间?

像以上这样高效的资源对接, IC咖啡的全职员工、热心发起人、热心粉丝们每天在150来个IC咖啡的微信群里对接着,时时刻刻对接着。

不久以后,IC咖啡会有一个复杂的IT平台,各种集成电路产业链上下游的各种资源汇聚在上面,各种对接服务,在平台上自然地、自发地发生着,也许每天数千起。这种对接,不仅是热心助人的表现,也是互帮互助、互利互惠的好事。当然,平台一定会用某种方式比如区块链技术记录下热心人的贡献值,提升他的“可信度”,自动发给他“靠谱卡”“热心卡”,让他得到真实的回馈!在这个透明的第三方的产业人的平台上,热心的人多了,可信的人多了,靠谱的人多了;而冷漠的人、不可信的人、不靠谱的人,他们就会被边缘化,就会躲着这个透明的第三方的集成电路产业人的平台,因此平台上这样的人就变少了。这个产业,良币驱逐劣币的时代就会来到了。

IC咖啡,以300位发起人老总为核心的小社群为基础,建立产业链所有热心从业者的大社群 ,汇聚热心老总、经理、工程师,全国全球各地资源串连在一起上中下游产业链打通,集IC孵化器、IC培训与就业、IC投融资、IC产业链资源对接于一体的,IC从业者在网络空间中的第三方的资源平台+信任平台,是一个IC产业链社群+科技服务&创业服务公司。

号称做集成电路产业链资源平台的有许多,号称做集成电路生态的有许多,不过真正能做成的,必须有几个基本要素:

1. 具有开放、平等、包容的第三方属性;

2. 能汇聚全国各地、全球各地的产业资源;

3. 能真正把产业链上下游打通;

4. 能广泛地汇聚产业老总、经理及工程师的力量;

5. 能根据产业发展需要进行专业人才的培育与企业赋能。

IC咖啡正好具有以上几个基本要素,老胡认为IC咖啡最有机会成为最大的集成电路产业社群,最大最好的集成电路生态平台,能最大程度地服务这个产业,促进这个产业发展。

有一些地方找老胡,说让我去那里开个咖啡馆,对此我已懒得解释了;有个别地方想引进IC咖啡的,特意问:你们能带来多少产值?能交多少税?老胡很想告诉他们“IC咖啡不是鱼,而是渔网,更是鱼塘”。有地方认识到IC咖啡资源很多,希望能让我们去提供一些资源服务,发挥渔网的价值。只有很少的地方与园区领导,真心实意地想长期搞集成电路产业,想搞好集成电路产业,希望我们去发挥“鱼塘”的功能,孵化一批小鱼苗,通过产业服务把小鱼养成大鱼。

最近半年我遇到某一两个城市与园区的个别领导,能认识到IC咖啡作为集成电路产业链生态平台的价值,正在想办法争取让IC咖啡这个平台落在当地或开一个接口落在当地,以促进当地企业顺畅对接全国全球的产业资源。我觉得他们确实看懂了IC咖啡,是有大智慧的人!

总结一下我今天的演讲,我认为:

一是在二线城市,更需要一些中高级人才政策和这些人才的特殊招聘费用的补贴,以帮助二线城市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能够尽快的完善核心团队和骨干团队,这样企业发展得更快更好;

第二,二线城市更需要主动导入全国全球性的集成电路产业链生态资源平台,否则当地的企业靠自身的力量,去寻找并融入全国全球的集成电路产业生态,去寻求全国全球的产业链生态资源的帮助,这个效率会非常非常低,企业成长会受到很大影响。

今天我的演讲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行业资讯,IC咖啡,

行业资讯-IC咖啡

行业资讯,IC咖啡